我和我妻子结婚四年了,在移居美国後,居住在一所三房两厅的房子里,各自有自己的工作,虽然不算丰裕,但总体来说生活得不错,亦安於简单的生活。
 
可是好景不常,一个金融风暴,我俩竟失业了,虽在美国政府有失业救济金,但看着银行里的钱越来越少,仍难免有些无助了。
 
随着手头也越来越紧,我们原本温馨的婚姻开始出现问题,原本大家从来没有争执,但当一起在家无所事事,又感到前路茫茫,便开始吵吵闹闹,连原本算是美满的闺房生活也减少了。
 
有一天妻子去市场买菜,回来的时候在门外说:「老公,老公,我找到工作了。」
 
我不解的问妻子:「去市场买菜哪找到工作的呀?」妻子进屋关上了门,继续兴奋地说:「嗯,刚才在市场碰到一位导演,他正要找一华裔少妇在他的影片中演一个角色……」「什麽?不是拍成人影片吧?」我半信半疑的答道。
 
妻子说:「当然不是啦!他拍的影片大家都认识的,他说拍这部影片可给我二万美元呢!幸好他的影片公司缺华人演员,不然我也没机会了。」
 
妻子就是好骗,人家说那些大片是他拍的便信了,而我又相信我妻子,便信以为真,也没有深究。
 
「试试看没有关系,要是觉得不对头便要停止,不要做了。」
 
我的心中虽怀疑,但考虑再三,最终还是同意去试试看,便终於点下头同意了。
 
「老公,还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妻子见我不反对,随即又说。
 
「嘿,有事就说。」
 
我随口的答道,心里却在思索着那三万大元的片酬可为我们解决的经济问题。
 
「他们今晚试镜,时间不够,我不能做饭了。」
 
妻子说。
 
为了三万大元,不能做饭又算什麽?妻子见我没异议,便跟着告诉了我拍片的地点。
 
「什麽,这麽远?我开车送你过去吧!」我见那在很偏僻的地方,有点不放心,就想和她一起去,确定她没有问题。
 
「老公,这不好吧?我不想你去那里,我又不是小孩,给人看到我像是很倚赖的,不够专业。
 
而且你在场只会增加我的心理负担,我会演得不自然。」
 
妻子说。
 
我们争论了一会,妻子见我总是不放心,最後只有同意我跟她去,但是要我留在车中等她。
 
大家说好了,便匆匆出门,驾车直往片厂门前。
 
妻子在门前跟一个戴墨镜的男子寒暄了几句,他便领她走进去,我一个人坐在车中呆等了几个小时,可算是渡日如年,幸好见到片厂不停有人进出,才不致太担心。
 
终於等到妻子出来,那时已差不多是淩晨时分。
 
「怎麽样?有多少人?怎麽弄了这麽久?」我见妻子一脸红晕,不待她上车便已连珠炮地问。
 
妻子神神秘秘的一笑,就是不答。
 
在开车回家时我抵不住不停追问,她才终於告诉我一个大概,原来妻子进去後被安排和一个演她情人的男演员试演了几场对手戏,除了念台词还有些搂搂抱抱和接吻亲热的场面,怪不得妻子出来时脸红红了。
 
「不是说是拍正经的影片吗?」我赶紧问。
 
「老公,很多成名的女明星也演这些镜头啦!导演说是剧情需要,还说会点到即止。」
 
妻子答道:「导演还赞我,说我身材好又性感,若肯露一点可把我的戏加长,给我双倍片酬。」「他怎知你身材好?」我一听便马上追问。
 
妻子支吾了半天,终於告诉我试镜时出了一次事故,其中一场戏说妻子在半推半就下和男主角发生了关系,两人扭作一团,男主角在作状脱妻子衣服的时候不小心把乳罩和恤衫一起推了上去,她一双乳房不但登时暴露在大家的眼中,还被摄影机毫无遗漏的摄了下来。
 
想到妻子粉嫩的乳头给人看光了,我心里当然不爽,便再不作声,只是用最快的速度驾车回家。
 
回到家,妻子先去浴室淋浴卸妆,跟着倒头便睡。
 
我因气愤不平睡不着,便找些家务做,见衣服仍未洗便把洗衣篮的衣物放进洗衣机中,其间竟发现妻子黑色的蕾丝内裤在腿间部份竟湿了一片!我赶紧放到鼻孔嗅了一下,见没有男人精液的味道,兴幸妻子并没有失身,这时我以为妻子只是在试镜时给陌生男人热吻,一时太刺激而弄得内裤也湿了,我又怎想到是导演假藉给妻子示范如何演戏的时候,和那男演员不停上下其手的吃她的豆腐,甚至还轮流吻她,最後更藉试演床戏做藉口,要那男演员把妻子压在身下,用他勃起了的下面顶在妻子小穴的位置去试妻子的反应。
 
其实十个少妇有九个性生活不如意,只是女人通常视其家庭比一切都重要,就是不满足都不会作声,更不会主动随便背叛老公找个情人,但若是能够制造机会,性慾给调动起来,便难免偷偷地想找点安慰了。
 
导演见到妻子试镜时给弄到皱着眉咬着唇死忍的样子,便知她是敏感的体质,又容易动情,心中早选定用她作女主角了。
 
这一夜我心里十分矛盾,原本只是打算让妻子去试试看,现在弄成这样,也不知怎麽和妻子说。
 
这种事问妻子她一定死口否认,要是不给理由便不准她参加演出,她又一定不依,折腾了一夜,终於我也倦极而睡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影片公司打电话给妻子,告诉她已被取录,她高兴得直跳了起来,马上换上衣服跑去片场。
 
我睡得正香,连她出门了也不知,更别说阻止她了。
 
到中午我才一觉醒来,迷迷糊糊的看到妻子留在梳妆台的便条,想到她可能又一次被人占便宜,登时吓得马上清醒了,忐忑不安地驾车赶到片场,本想冲进去找妻子回家,但却给守门的警卫拦住。
 
「今天是拍几场情慾戏,导演要清场,除了工作人员和演员,一律不淮进摄影棚。」警卫说。
 
「但那演员是我的妻子。」我气急败坏的说。
 
「那个新来的少妇是你妻子?这样吧,保安室的闭路电视可看到摄影棚,给你看看没关系,只要你不跑出去妨碍拍片就可以了。」警卫说罢,便带我进了他的保安室。
 
我进了保安室,见到墙上有一列闭路电视,警卫在键盘上按了几按,摄影棚发生的一切便在中央的大屏幕出现了。
 
「今早导演已经拍完了文戏(对白和故事部份),现在拍精采的。
 
这导演专培训新人,我见过不少良家少妇在他引导下渐渐的投入角色,人妻在半推半就最令人亢奋,保证你看完等不到回家就想干她。」警卫说着。
 
我真不知道该怎麽说,我们现在虽然需要钱,但是我怎麽能让妻子给人骗去赚那种钱?我坐在屏幕前,心里只有希望妻子在紧要关头能把持得往。
 
我看了一会,便明白为什麽妻子相信这是拍摄正规的影片,因为现场除了导演还有一大班男女演员,摄影棚中不但布景和道具都一应俱全,连化妆师也留在现场不停为演员补妆。
 
这场戏是描述我妻子给丈夫冷落,在一次公司派对给上司引诱而失了身,派对的一幕是一班人喝着酒在谈天,看来剧本并不详细,绝大部份台词像由演员自己临时发挥,但导演却不断NG重拍,结果让妻子喝了不少酒。
 
跟着便是扮演妻子上司的男演员大卫把妻子拉了进房中强吻,妻子亦落力地配合他演着。
 
「大卫,快放开我你!怎麽能这样?」妻子大惊失色的呼叫着,也分不开是在演戏还是真的给大卫的进攻吓倒,但大卫却变本加厉,用力搂着妻子不断吻下去。
 
「唔……不……不要……」给大卫吻了一会,妻子的挣扎开始无力,口中虽然仍在说不,但手也不再用力推拒了。
 
「记着你有老公的,不能随便把身体交给他。」导演在旁吩咐着,妻子便又用力挣扎起来。
 
「大卫,你知道一放过她便没机会了,用强也要了。」导演说。
 
大卫一面亲吻妻子,一面猛力用手抓着妻子的丰满屁股,把已经膨胀的肉棒顶着她的身体,妻子拚命地扭动腰肢想摆脱大卫,但私处给大卫顶着,全身登时软了。
 
「对了,你身体开始感到渴求,但仍要制止他。」导演对妻子说。
 
妻子再三挣扎,但仍是被大卫紧紧抱往,还给他隔着衣服用手搓揉着乳房,「唔……唔……」给大卫上、中、下三路进攻,妻子身体不由自主地作出反应,双臂便无力地挂在大卫的颈项。
 
大卫看来经验十足,这种事之前也一定做过多次了。
 
「对了,她开始动情了,大卫,带她到床上。」导演对大卫说。
 
大卫半拖半垃把妻子带到床边,用空出的左手扯下妻子的短裙,把她推倒床上。
 
裙一掉在地上,妻子马上吓得花容失色,挣扎着想起来,想来定是她看的剧本并没有脱衣的情节。
 
「不……不要……救我呀!」妻子发丝散乱的叫着,两条白嫩诱人的腿不停踢蹬,想把大卫从身上推开。
 
「只要裸露一点便多三万块,要是不干,之前拍的也没有用了。」
 
导演软硬兼施的对妻子说。
 
大卫的手伸过我妻子腿弯,将她的腿擡起,展示她张开的腿间中一片小布,口里说:「骚货,湿了一大片还装什麽正经?」说罢便压在她身上,乘妻子被压着没法挣开,熟练地脱了自己的裤子。
 
「大卫,你干什麽?快停……」妻子面红耳赤的大叫。
 
「没关系,只是装给镜头看,不会真的插进去,别怕。」导演安慰妻子说。
 
大卫跟导演合作了多次,早已把握机会,再一次用嘴封住妻子的口,下面用肉棒对准妻子的穴缝开始研磨。
 
这导演已经不是第一次算计那些无知的人妻了,他的安排表面上是在拍摄电影,其实是按步就班的让大卫向她们挑逗,有计划地让她们一步一步的放开自己,再乘她们失控时来一个假戏真做。
 
我妻子成熟的身躯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现在又再给大卫的肉捧抵着要害,自然是被弄得全身骚痒难耐,随着大卫下体的活动,很快她便皱着眉搂着大卫,看来她实在也忍不住想要了。
 
「喔……唔……唔……」妻子忍不住发出呻吟,腰肢亦不安的扭动起来,看来久未和我行房的妻子,已逐渐给腿间的快感出卖了。
 
「对了,对了,装作久旱的你给大卫干得欲仙欲死……」导演说着,其实导演看到妻子双颊涨红,躺着任凭大卫的肉棒一次又一次地在她肉穴的进口钻刺,肯定她的慾火已给挑起,很快便可拍摄到更精彩的镜头,这样说只不过为了稳住妻子而已。
 
突然见到妻子咬着下唇、紧闭双目,双手抓着大卫不放,双脚亦缠绕在他的腰上,跟着便叫了起来:「呜……喔……喔……喔……喔……喔……」「对了,解放自己,好好地去享受。」导演说,经譣丰富的他,当然知到老婆爽到了。
 
我和警卫看着这热烘烘的淫秽场面,说不出的刺激,大家裤裆都终於支起了帐篷,我也记不得要救妻子了。
 
「这样也爽到,你妻子真是淫浪的骚货呀!」警卫回头望着我说,手已向裤裆伸去。
 
我别个头无奈地看着妻子成熟性感的娇躯被大卫这样玩弄,可真哭笑不得,事已至此,只有希望拍摄到此告一段落,导演快些叫CUT。
 
可是事与愿违,大卫见妻子爽到躺着在喘气,便伸手在我妻子充满弹性的乳房上揉捏着,跟着便解开恤衫的钮扣,拉高乳罩便用舌舔在妻子的乳头上,最初妻子仍有推拒,但随着一双乳头在他含弄下因兴奋而发硬凸起,妻子双手变成充满怜爱地捧着大卫的头,任由他埋首在她胸前一对肉球中。
 
「喔……轻一点……噢……别咬人嘛……唔……唔……」妻子低叫着。
 
看见妻子平常其他男人连看无法看到的乳房这样给大卫把玩,令我看得目瞪口呆,一时间我像从不认识这个骚浪女人。
 
大卫伏下身在那饱满白嫩的肉峰上舔弄着,下身继续顶在妻子的大腿根部,终於妻子忍不住了,便自己伸手拨开了腿间的内裤,小穴向上一挺,就迎上了大卫的肉棒,大卫见状,身体马上一沈,再用力向前一顶,妻子的爱穴给他填满了。
 
「喔……好大呦……好粗……」妻子那原本只有我用过的地方,现在终於给大卫插了入去,和我结婚首次嚐到其他男人的滋味,粗壮肉棒终於侵入妻子体内,使她忍不住浪叫起来。
 
「骚货,想不你的小穴居然还这麽紧。」大卫喃喃地说,并开始耸动着屁股一进一出在我妻子体内抽送着。
 
这时我听到他俩的对话才如梦初醒,但妻子已给人占有了,再要阻止亦已太迟。
 
我和警卫专注地看着妻子给大卫壮硕的身体压着用力干,还不时把她的乳头含到嘴里来增加对她的刺激,弄得妻子香汗淋漓,不停地浪叫着。
 
「喔……操死我了!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妻子向上一下一下的筛动着屁股迎合着,不消多久,便见她眼也翻了的弓着腰叫了出来,一看便知她又爽到了。
 
「啊……啊……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大卫见妻子爽到,便用双手捧着她丰满的臀部,抓紧她把肉棒深深的埋在她正在不停抽搐的肉洞中。
 
「噢……噢……好深……噢……噢……顶死人了……噢……噢……啊……」妻子满脸红晕,最初挣扎着想推开大卫,但给他的龟头在花心磨了几下,便吐出诱人的娇吟,闭目享受了。
 
「啊……好入……来了……又要来了……呀呀呀!」我盯着大屏幕,看着妻子叫得死去活来,拳头握得紧紧的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导演突然说:「大卫,给大家看清楚一点。」大卫听到导演吩咐,便用手分开妻子的一双腿,让镜头沿在光滑的小腹向下推,清楚地展示出妻子的私处,大家手见到杂乱的阴毛给爱液沾湿了在闪闪发光,腿间粉红色的肉洞给他干得翻开了,阴唇紧紧地包着大卫的肉棒,肉棒上还布满了一些白色的泡沫。
 
妻子羞得紧闭双目,不敢望向镜头,大卫把肉棒慢慢抽出,只留龟头在那满是爱液的小穴中,同时用手指在她的阴核上磨。
 
这时我才清楚看到大卫的肉棒比我的实在要粗要长,怪不得妻子给他干得这麽骚浪。
 
妻子虽已爽了几次,但桃源洞给大卫这样逗了一会,又兴奋起来,但无论她怎样不安的扭动柳腰迎上去,大卫就是不给她。
 
「唔……来嘛……给我嘛!」我做梦也想不到,妻子竟会不知羞耻地求人干她。
 
「要来便自己坐上来。」大卫说毕,索性把肉棒抽了出来,翻身躺在床上。
 
我想不到妻子竟毫不迟疑便爬到大卫身上,把两脚跨在他的身体两旁,左手抓住他的肉棒,右手伸到腿间撑开自己的肉唇,蹲着身子便把湿答答的肉缝套在大卫挺立的肉棒上缓缓地坐了下去。
 
「噢……噢……」妻子浑圆的屁股一坐下去,便舒服的叫了出来。
 
妻子用两手撑在大卫的手臂上,不知羞耻地翘起屁股上下套弄大卫又热又硬的的肉棒,披肩的长发随摇晃的身躯飘荡,胸前一双乳房晃呀晃的上下跳动,大卫见到,便用手去抓住她的乳房大力搓揉,一面用力地向上顶。
 
「哎唷……好久没这麽舒服了……好涨……唷……噢……」妻子说完,突然紧紧地闭上双眼、咬住下唇,上半身向後仰起,全身静止不动了一会,然後娇软无力的扑跌在大卫身上,任谁都看得出她又爽到了。
 
大卫可不让妻子休息,他把香汗淋漓的妻子翻过来,粗鲁地将她雪白诱人的大腿大字形叉开,让摄影师拍摄那给操得红肿的淫穴的特写,跟着便趴上去把肉棒捅进去快速的驰骋起来。
 
「好烫热的淫穴。」大卫粗硬的肉棒给妻子火热紧窄的肉洞紧紧地包裹着,令他感到十分兴奋,便加快节奏抽送,「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妻子又一次发出风骚的叫床声。
 
随着大卫的肉棒进出,妻子粉红的肉唇便一下一下翻开,淫液亦沿着屁股流下,床单也湿了一大片,这淫亵的场面,给一个拍妻子爱穴特写的摄录机全拍了下来。
 
「噢……大卫……噢……噢……够了……我快要死了……噢……噢……停……停一下……噢……噢……噢……噢……噢……」不一会我妻子又已达到高潮。
 
这次大卫抱紧她,把身体贴紧妻子的耻部,急速的抽插晃荡着,没多久亦溃决了,一古脑儿「咻咻咻」地把精液全射到我妻子肉洞内。
 
待他射完之後,大卫疲惫地抽出泄软的肉棒,躺在妻子身旁喘着气。
 
妻子也在喘息着,而镜头马上转到妻子张得开开的两腿之间,我只见一股白稠稠的精液从她给大卫操得红肿的阴唇之间缓缓地流出来,一时间我真担心妻子会怀上大卫的种。
 
拍完之後,导演大赞妻子,说她真是个很棒的演员,还马上付给她一大叠现金,吩咐她回家好好休息,明天再来拍摄另一埸戏。
 
导演还告诉妻子,明天的故事大概是说她老板的太太发现老板和她的奸情,找来两个黑人强暴她的经过,我一听到,便知他是要妻子和黑鬼杂交,最令我想不到的是妻子竟毫不考虑地就答应了明天早上再来。
 
片厂的人陆续离开,全身赤裸的妻子躺在床上休息了片刻,亦起来跑去更衣室淋浴。
 
我见妻子快要离开,便匆匆回到车上,装作刚刚驾车到来接妻子。
 
十多分钟之後,妻子终於从片厂於出来了,见我在等她便很高兴的上了车。
 
我问她今天正式演出感觉如何,她说这比她想像之中好玩多了,导演还说她的表现十分优异,问她还想不想再多拍几套影片,更兴奋的说只今天便赚了五千元。
 
「这麽多钱?有没有吃亏?」我露出惊讶的表情,看了妻子一眼,装模作样的问。
 
「老公,我又不是小女孩,当然不会吃亏,只不过有少许亲热镜头,没什麽大不了的,全都是剧情需要。
 
就是在拍床上戏时,男女主角都穿了三角裤,只是装模作样演给观众看,你别想太多。」妻子说。
 
妻子还再三告诉我,说她爱我,叫我别吃醋和不用担心她。
 
当我想到明天可再一次看妻子被黑鬼奸淫,我的老二在裤裆中又硬得快爆开了,已顾不得她说什麽,只想快些回家把老二泡进那刚刚给大卫干过的骚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