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上次在网上泡到的那个良家少妇,那次接触后后来又接触了几次, 渐渐地熟络了今天早上早晨八点多就给我发信息, 说她老公出门了这两天有点想我,今天她请病假不上班, 如果有空就过来到她家。 我看到有这等好事情,当然不能放弃了, 起床(洒家是夜狼一般都在九点左右才起床)简单洗漱后打的狂奔到她楼下。 轻轻敲门,三长两短(现在想来,这的确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稍候门开一条缝,闪入!她穿着睡衣,一脸慵懒摸样, 我上前就要搂住一脸的猴急,她笑着闪开, 说: 「别着急, 有一上午的时间。 」我问她: 「你老公呢?」「他呀!上班去了。 我腰不舒服,你帮我揉揉好吗?」她说。 待她在卧室的床上躺展后, 我开始我的祖传功夫: 揉捏捶按搓。 只见一会儿的工夫,良女身上的衣服是越来越少了, 只留下一条淡粉色的蕾丝内裤包裹着丰满的臀部 似露非露间显得特别诱惑。 前戏工作我做得不错,良女媚眼迷离、娇喘连连。 到火候了,开工!我三下五除二,飞快地除去我身上的所有衣物, 提枪上马开工喽!正当我魂游天宇的时候, 听觉却异常发达隐隐约约感觉楼道里有脚步声音渐渐地走来, 好像是冲这里来的。 我停住了冲刺,摒住唿吸仔细地分辨着脚步声的去向。 她不耐烦地用小手拍打着我的屁股说: 「继续啊!」不好!我翻身起来, 不等我穿衣服外面房间的门已经打开了。 而刚才猴急也是我大意,没有关上卧室的门, 所以现在卧室的门还是虚掩着的最要命的是床上还躺着两个赤裸的……情急之下, 我赤裸着身体闪到了卧室房间的门后闭着唿吸, 紧贴墙壁……而她也知道危险所在把凌乱的被子拉了上来盖住裸露的躯体。 而在床另一侧的地毯上,还散乱着对方和我的衣服、鞋袜等物品。 「单位里没有什么事情,想起你早上不是病了不舒服嘛, 回家来看看你。 」进来的人回答着,脚步却朝卧室走来……是她老公, 没错!我晕脑子好像是进水了,刹那间一片空白。 而小弟弟最惨了,早早的就被吓得缩了回去。 「我好多了,正想起床呢!」她老公走到门前, 轻轻的推了下门门开了一半,离我身体接触只差那么一点点, 却没有进来倚着门看着他老婆慢慢地在穿衣服, 边聊着单位上的事情。 而我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我想,我这次是死翘翘了!我见到过她们夫妻的照片, 她老公块头好大再来我这样的两个也不是他的对手啊!唉, 西门庆是怎么死的?被武二郎给砍死的我怎么这么不长记性啊?懊悔啊!这个时候, 说真的我真佩服这个良家女士她一边聊着一边慢慢地起床、穿衣, 一点也不慌乱。 而她的老公总算也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了,转身坐到客厅沙发上, 打开电视看起了正在电视直播的XX赛节目。 良女穿衣妥当后给我使个眼色,轻掩房门后出去了。 藉这个时机,我蹑手蹑脚地赶紧穿衣。 兄弟们,你们谁能有这个功夫穿衣不能穿出一丁点声音来啊?我小心小心再小心, 总算是穿好所有的家当了!幸好鞋袜都甩倒了卧室的一角。 环顾四野,防盗窗巍然耸立(三楼),跳楼逃走这条路是行不通的了。 钻柜子、藏床底,不行啊!没有看见电视里凡是藏到那里的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吗?无奈, 只得继续在门后立正大气不喘,等待时机。 呵呵!不过顺手操起……靠!什么鸡巴啊?居然什么都没有!(郁闷啊!怎么不在卧室里放个榔头或挂个腰刀什么的?危机的时候我也可以用它来防身啊!惨!)这期间良女晃进来了几次, 看见我都无奈地摇摇头。 而我也知道该面对残酷的现实了!对她耍着酷儿, 对她做了个拳击搏击的动作后再冲着窗户做个飞身而下的动作……她的粉脸都快变绿了, 她开始怕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客厅里的电视机声音依然清晰可闻, 我当时那个怕啊!我都把我手机的电池也卸了下来(不敢关机啊 关机有声音的)就怕突然手机来电话或信息, 那就一切无法挽回了!在我快崩溃的时候 终于电视里传出的是广告,呵呵!到了广告时间!又听见脚步声渐渐逼近, 我紧握拳汗也不敢出……开门……开的是卧室旁边洗手间的门!我突然想起来, 对许多人来说: 广告时间也就是上厕所的时间!我一阵狂喜 临别前在她肩膀上轻轻的拍了两下表示感谢和……万分感谢!赶紧蹑手蹑脚闪人!穿过客厅走廊轻轻的打开防盗门, 然后再轻轻的带上防盗门然后再惦着脚尖下楼道楼梯, 出门后撒丫子一路狂奔……哈哈!我我再世为人了!悬啊!同志们, 血的教训啊!千万千万要牢记玩家铁律: 千万不要在家中出轨啊!(不管是你家还是她家)不然到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